zzeeo

【沙瑞金X小护士】全文链接

睡不着就把晋江都更完了,修文这件事上也是虎头蛇尾😢
链接见评论⬇️

这篇文写写停停,前后相隔八个月,回过头看很多内容都是幼稚的恋爱脑,很对不起沙书记。鞠躬,反思,也感谢朋友们的包容和鼓励。每次看到评论都非常开心呀,我会永远珍藏这段记忆的。

2017年就要过去了,有幸喜欢上沙书记和风衣老师,让我度过了最充实的春夏秋冬。
Lofter上删了一些不满意的文章,深感自己文笔稀烂,在没有大的提升前就先不写了。
感激与大家相识!txt睡醒了再整理吼~也放在这里😚
圣诞快乐! 有暖风在心中,何必畏惧过寒冬🎅🏻🎄

再见啦👋

【沙瑞金X小护士】我们的家

近段时间,肖俏俏都要去省医院进修。省院去年迁址到开发区,医院规模扩大了,能够容纳更多的患者;加之集中采购了一批先进设备,可以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;同时,随着地铁新线通车,交通也比在市中心时顺畅快捷;只是距离俏俏家更远,从城南到城北,差不多要跨越大半个京州。为了错开早高峰,她起的比家人都要早。

 

“俏俏,现在就要走?”沙瑞金取过摘在床头柜的手表,还不到六点。

 

“嗯,让窝窝再睡会儿,我不把她叫起来扎辫子了。”俏俏急匆匆下楼,“这个任务交给你啦……”

 

这时沙瑞金还没把给女儿梳头当成难事。只是提高声音提醒俏俏,“记得吃早饭。”

 

“嗷,知道了!”

 

真正感到一种无从下手的慌乱,是沙瑞金手握上梳子把的时候。小孩子头皮很稚嫩,俏俏特意给窝窝准备了儿童专用梳子,梳齿更柔软,宽度比普通梳子窄上不少。在沙瑞金手里显得格外小巧玲珑,因而操作非常不便。

 

“爸爸好了吗?”窝窝在沙发上坐了十分钟,小脑袋被拨来拨去,人都要睡着了。

 

“再等一会儿啊,马上就好了。”他的动作笨拙,却尽量轻柔。终于将女儿的头发全都向后篦好,沙瑞金心里偷偷梳了口气。“窝窝坐直一点,爸爸要绑皮紧了。”

 

窝窝像土壤里发芽的种子,挪动着身体,兴奋的准备着。

 

沙瑞金的手掌宽厚,加上力道太大,小熊头绳啪的一下断成两截。

 

“哎呦,”窝窝被皮筋绷到,扭过头,眨巴着眼睛:“爸爸我头好疼啊。”

 

沙瑞金赶紧松开手,女儿细软的头发一下子全散下来。功亏一篑。

 

最后,窝窝只松松的绑了个马尾。她很小心的不敢摇晃脑袋,生怕皮筋滑下来。睡醒午觉,女孩子们照旧排着队让老师梳头,窝窝却跑到一边玩儿了。

 

“窝窝,来,”女幼师招手,“老师给你梳小辫。”

 

“唔唔,”窝窝哼哼着,碎步向后倒退,“我的辫子是爸爸扎的!”她可爱惜呢!谁碰都不行!

 

俏俏从城北赶回来接窝窝,看到女儿第一眼愣了一下。披头散发——若是完全散着头发倒也好了。小熊头绳啷当在发尾岌岌可危,一大团头发窝在脖子后面像打结的围巾。窝窝美滋滋的用手指着自己:

 

“爸爸第一次给我梳头!”

 

“爸爸把你弄成个小疯子啦!”

 

窝窝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,在厨房做饭的俏俏时不时走出来看看,让女儿离远一点,身子别扒到电视机上。两集之间插播了一些小朋友爱吃的零食广告,窝窝一下被勾起了馋虫。

 

“妈妈,妈妈!”窝窝跑过来抱住俏俏的大腿,仰着小脸看她:“想吃巧克力。”

 

“一会儿就吃饭了,先不吃零食好不好?”俏俏摸摸女儿的头:“而且家里也没有了,明天下课带你去买。”

 

“可是窝窝现在就想吃,超想吃……”

 

如果是同龄孩子,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也许会哭闹、撒娇,往往磨得家长没辙,只能满足孩子的要求。可窝窝不一样,她会想办法呀!

 

窝窝搬着小板凳,爬到沙瑞金桌前的椅子上。垫着脚丫,拿起了电话,手指流畅地敲着一串号码。爸爸的手机号,她刚学数字的时候就背会了。

 

等了一会儿。

 

“爸爸!”

 

电话另一端的沙瑞金,眼里的温柔化成水,“怎么了窝窝?”

 

“窝窝想吃巧克力,妈妈不让。爸爸,窝窝好想吃……”

 

沙瑞金心软的没辙。只能和女儿约定好,他顺路给窝窝买,但每天只能吃一点,而且不能告诉妈妈。

 

“嗯嗯!”窝窝答应的痛快。可等她吃美了,顶着张小花脸,转眼就去找妈妈玩儿。

 

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

沙瑞金搂着窝窝,坐在沙发上乖乖受训。

 

“书记,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甜食。”俏俏手翻着包装纸,一整块85克的巧克力,现在只剩下一点碎渣,“窝窝吃得太多了!”

 

“妈妈,窝窝错了。”

 

“改不改?”

 

“恩恩!”窝窝猛点头,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划了一下,“下次只吃这么多。”


这个鬼机灵。

 

窝窝的身上还带着香甜的巧克力味儿。俏俏假装冷脸,可在女儿和沙瑞金一人亲她一边脸颊的攻势下,也噗嗤一声笑了。

 

“哼。书记,今天晚上你给窝窝刷牙。”俏俏戳着沙瑞金的胸膛。

 

“刷两遍都行!”

 

沙瑞金疼窝窝,不会去限制孩子的天性发展,但这不代表不给窝窝立规矩。

 

窝窝最喜欢模仿爸爸,爸爸在书上用红蓝双色的铅笔写批注,她也有样学样从笔盒里摸出红色水彩笔。

 

书房挂着一幅汉东省地图。窝窝试了试,实在够不着,只好退而求其次,在洁白的墙面上写写画画。等沙瑞金和俏俏收拾完房间,回来继续看书,墙上已经布满低矮的波浪线,还有个又胖又圆的红色小太阳——老师当天刚教的。

 

还好墙面漆是有孩子以后重刷的可擦洗涂料。沙瑞金让窝窝拿着湿抹布,一点一点擦,一天做不完,第二天接着清理,他始终陪着。窝窝手小,劲也使的不匀,总重一下轻一下,墙上因而落下深深浅浅的印记。不过从那以后,窝窝无论在哪儿都没有乱写乱画过。

 

那个小太阳被沙瑞金留下了。

 

当他烦闷、疲惫时,余光里总感觉有红色的余晖。能勾起他在焦头烂额中一声轻笑。

 

于是便有了支撑下去的力量。

 

日子堆叠地向前走着。这一年的小年夜赶上情人节。市里最大的游乐场开放夜场项目,炫目的摩天轮、旋转木马、花车巡演……

 

光与影里闪耀着一个童话世界,永远封存在记忆的水晶球里的,窝窝的生日。

 

沙瑞金在入口处买了两个发光的发箍。一个上面是黄色的皇冠,一个闪动着两颗蓝色的小星星。试电池的时候,一闪一闪的微光照亮他的侧脸。

 

小贩好奇的瞄了一眼,可能觉得有点眼熟。不过黑咕隆咚的,实在看不清楚什么,转身继续做生意去。

 

俏俏和沙瑞金牵着手徜徉,窝窝在他们身前欢跑着。

 

“爸爸妈妈好慢,还没有窝窝快!”跑到旋转木马前,女儿喘着粗气。

 

“妈妈来抓你了!”

 

“啊哈哈……”窝窝笑着和俏俏绕圈。

 

沙瑞金把窝窝抱上小木马,俏俏坐在女儿身后。窝窝拉着爸爸的手不放:“爸爸为什么不玩儿呢?”

 

“爸爸太高大,骑不了小马。”俏俏把窝窝的围巾一角掖好。

 

窝窝仰着头看着沙瑞金。原来这就是高大。她的爸爸是高大的。

 

灯影在沙瑞金的眼睛里坠下星光,他低头亲了窝窝。“爸爸在那儿看着你和妈妈。”

 

伴着音乐,木马开始旋转。每一次,窝窝忽地一下从后面出现,她都要大喊一声:“爸爸!”

 

爸爸,爸爸……

 

一圈又一圈,遵循自然的规律,时刻永远在行进。

 

沙瑞金忽然有种奢望,让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吧!就这样,不要再往前走了。俏俏年轻,他仍康健,窝窝依旧无忧无虑的笑脸。若这一刻能够无限延长……

 

不能延长,也无法驻足。他所能拥有的只有现在。

所以,无比珍惜。

 

一首歌的时间结束,年幼的孩子对父母说再做一次;也有情到浓时的情侣在马车里难分难舍。

 

沙瑞金单手接过窝窝抱着,深情的吻着俏俏。

 

女儿扒着爸爸的肩膀,好奇的看着他们。过了一会儿,“窝窝也要爸爸亲!”

 

“好啊!”

 

沙瑞金亲在女儿的酒窝。

 

肖俏俏亲着窝窝另一边脸颊。

 

窝窝像个幸福的小鸟,叽叽喳喳。小鸟不怕高,又和爸爸妈妈坐了两圈摩天轮,开始在爸爸怀里瞌睡。


“书记咱们走吧?”俏俏说,“窝窝九点就要睡觉了。”

 

来汉东以前,沙瑞金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活会是这样。

 

即使不再年轻,但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,督促他为俏俏和女儿窝窝再去拼搏。

 

而更多的,是要和——包括他自己在内——所有党、员、干、部一起,夙夜在公,勤政为民。不为小家,是为千千万万的汉东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。


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。”

 

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

 

沙瑞金开车,后座上俏俏拉过小毯子,盖在女儿身上。沙瑞金把空调大了一些,出风口避开人对着脚下吹。

 

“窝窝冷不冷?今天你玩儿开心了,回家可千万别感冒啊。”俏俏担心,“妈妈给你煮姜丝可乐喝。”

 

“辣辣的,不喜欢。”

 

“爸爸跟你比赛一起喝,看谁厉害。”沙瑞金说。

 

“好!”


小孩子的身体敌不过强大的生物钟,坐在安全座椅上,窝窝歪着头睡着了。肖俏俏也跟着打了个哈欠。

 

“俏俏,你也睡会儿。”沙瑞金透过后视镜看她。

 

俏俏笑着摇头。

 

广播里有听众打来热线电话,和主持人一起诉说着对过年的期待。路边早已挂起红色的中国结。俏俏望着窗外,告诉书记,她小时候的春节还没这么漂亮,窝窝赶上了好时候。

 

忽然,伴着整点报时的最后一声“滴”,满街的红灯笼刹那间全部亮起来。

 

“哇!”俏俏惊呼,“好美啊!”

 

城市主干道在温馨的和暧的红光中向前绵延,直至一眼望不见的尽头。农历新年将至,这个美丽的不断发展中的京州,用最古老而又现代的方式张灯结彩,拥抱归家的游子,同时热情欢迎着八方来客。

 

沙瑞金也是被包容的一员。

 

省电视台的无人机升空了。越过他驾驶的那辆车,向更远的地方飞去。


转播画面里,汉东万家灯火逐渐连成漫漫长河。

 

红彤彤,暖融融,这是我们生长的城市。

 

也是我们的家。

 

THE END


有点不可思议,一直拖着的故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写完了。

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结局。也代表了我的心路历程,对沙书记从小爱到大爱吧。

晋江还有想展开的写的部分,全部修改完毕会再把全文链接放上来。
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。深鞠躬。

晚安!下一部想写祥子【笑cry】,如果能做好功课的话。

【沙瑞金X小护士】有女窝窝

二月十四日零时十八分,京州市人民医院,窝窝降生也。

 

六斤六两一个虎虎的小姑娘,刚生下来身上红通通的,可哭声多么响亮。沙瑞金数着孩子的呼吸,一时间心里热的,甜的,酸的,各种滋味揉到一起,一齐漫到眼睛。

 

手术室的护士都认识肖俏俏。看着她从当初的不显怀,到肚子慢慢顶起来,在住院部楼里碰见的时候,问句:“俏俏,几个月啦?”每当这时,准妈妈俏俏一准儿笑得欣快,“七个月啦”仰着头,眼睛弯了;再到“预产期在月中”,手抚着腹部,难掩温柔。孕育着这样一个小生命,她和沙瑞金的孩子,俏俏又自豪,又觉得不可思议。难以形容对未来的期待,大概就是人生即将走向一个圆满。

 

护士们几乎是见证了俏俏整个的怀孕过程,因而对刚降生的窝窝格外喜欢,抱她去按完脚印,第一时间拿给俏俏看,话里也像对自己的孩子似的,看着她没有丝毫不好,全是夸赞:“窝窝的脚肉肉的,多有福啊!”

 

从产房推到病房,沙瑞金始终陪着俏俏。刚经历过这辈子从没经历过的疼痛——比之三天前阵痛时剧烈十几倍;喊过这辈子从没喊过的高音,声音都劈裂;肖俏俏已经累得睡着了,脑袋在枕头上歪着,又乖,又惹人心疼。分娩时她出了一身的汗,被暖风蒸干,现下几绺碎发粘在额头上,半干半黏。沙瑞金拧了条热毛巾,动作轻柔地给俏俏擦脸。移至鼻尖,她怕痒地皱了皱鼻子,不一会儿又安静下来。

 

他看着,俏俏的脸终于比过去圆润了些,下巴也不像孕吐最剧烈时那样尖了,毛巾的热度让两颊浮上红晕,像苹果。那边姥姥和姥爷带着窝窝做检查、打疫苗,沙瑞金拉起俏俏的手,想起刚得的女儿。

 

之前他们一直以为是儿子。虽然有规定不让照性别,但产检的时候,医生顺口提了句:以后俏俏要做婆婆——实际上碰巧照到窝窝一根手指头。其实不管是男是女,他们都喜欢。及至窝窝出满月,那胖胖的手,手背上一排坑进去的小福窝,小孩特有的藕节样胳膊,最细的地方被俏俏爸爸系了根红绳,讨个吉祥平安;还有白馒头似的鼓鼓的小脚丫……沙瑞金忽然想不出其他形容词,脑海里冒的都是这样简单的描述,可这是他和俏俏的孩子,所以在简单背后透着特别的可爱。下班回家后,必须要捏捏女儿的手脚,用嘴亲亲窝窝的小脸,她左边有个单独的酒窝——狠狠嘬一口,嘬得疼了窝窝也不哭,看着沙瑞金咯咯地笑。

 

对着棉花糖的女儿,再大的疲惫也会顷刻间没有了。窝窝无忧无虑地成长着,会走路以前都是在爸爸的臂弯里看世界。用俏俏的话说,书、记过去举铁,现在举人。再大一点,沙瑞金抄着咯肢窝把窝窝抱起来,女儿又笑又叫,嘴都合不上,酒窝深深地陷进去。

 

家里从未有过的热闹起来。窝窝会说话以后更添了无限快乐。

 

“窝窝来吃枣糕。”俏俏摸着不烫了,掰一小块儿在机器猫图案的碗里。

 

“吃找糕。”话还说不清楚,可是胃口却很好,从不在吃饭上让父母费心。窝窝脖子上系着围嘴,手上不会使劲,所以反拿着勺子把,菜撒一半在宝宝餐椅上。她也不浪费,用手把西蓝花拾起来,对着灯光举着:“妈妈,看小树。”

 

“嗯嗯,小树。”俏俏动动筷子,“妈妈也有。”

 

电视上播着汉东新闻,窝窝的注意力瞬间被上面出现的身影转移走,“爸爸!”叫了一声,而后全神贯注地盯着。

 

第一次在电视上看见沙瑞金时,窝窝嚎啕大哭了一场。当时她在地上坐着堆积木,喊了声爸爸,没人应,她便更加深信爸爸是被关在这个黑色长方块里,而永远钉在墙上了。难过害怕地不能自已——在大人眼中是这样。窝窝,哭起来还像刚出生时那么有力,响亮,到开始抽噎着打起哭嗝,已经过去半个小时,俏俏怎么哄都没用。

 

沙瑞金一回家,女儿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。哭累了,窝窝已没有眼泪,两眼肿的杏一样。身体经历了一次脱水,现在直打蔫儿。可她的嘴里不停念叨着:“爸爸爸爸……”想要确定他确实在自己面前。

 

“窝窝,爸爸在呢。不用怕啊。”

 

“爸爸别去电视里。”小手撑在他的肩膀上,挺伤心地撇着嘴。窝窝真不是爱哭的孩子,她完全遗传了妈妈乐天的性格,就连半岁多时因为肺炎打点滴,都没掉一滴眼泪。这是第一次,生命里忽然出现一种模糊的,抓不住的感觉。专业的话叫分离焦虑。

 

在那之后,沙瑞金努力花更多时间去陪女儿。来自父母的爱,长辈的爱,窝窝的“姨”方帆的爱,甚至是小皮球的关爱,让窝窝心中的安全感渐渐丰盈。没再因为看到沙瑞金的新闻而哭过。

 

“妈妈,还看,还看。”如今,新闻演完,窝窝就着急地指着电视。别的孩子都是一遍遍吵着回看动画片,只窝窝总不厌其烦的回看爸爸的新闻。这时又要说到俏俏家的特殊。在这个家里,妈妈和女儿都是爸爸的铁杆粉丝,同样爱看沙瑞金的新闻,怎么也不够似的。

 

汉东新闻的片头曲再次响起,窝窝跟着旋律轻轻地哼。窝窝的眼睛像极了俏俏,笑的时候就成了月牙儿。沙瑞金甫一出现,一大一小两只手拖着腮,母女俩同时眉眼弯弯。

 

也许是因为遗传,特殊的生长环境,父母的言传身教,或者再联系一下爱看新闻的习惯……总之,窝窝从小身上就透着一股子沉稳。而且还很聪明,沙瑞金把象棋当积木给她玩儿,帅、将、兵、马、卒,窝窝认得特别快;给她念唐诗,不过两三遍就能记住。俏俏若在旁边一起学,别看是学医的人,有时真不如小姑娘学的快。

 

“窝窝真厉害,比妈妈厉害。”俏俏很满足,还好闺女遗传了书、记的智商。

 

沙瑞金慈爱的摸着女儿的头,收回来时手一转,又摸了摸俏俏的脑袋。

 

忽然被摸头杀,俏俏的眼睛晶亮。

 

爱,没有丝毫减少。反而在相互作用下,越来越多。

 

窝窝上幼儿园的这一天,俏俏请了半天假送她。临进大门,俏俏又蹲下来,理了理女儿辫子上扎的小熊,叮嘱道:“窝窝,不要和别的小朋友说你爸爸是沙瑞金,知道吗?”

 

窝窝乖乖的点头,不过还是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 

“爸爸帅不帅?”

 

“帅!”其实小孩子还没有建立什么美丑的观念。可是妈妈总在家里说爸爸帅,窝窝也跟着学会了。

 

“那爸爸对你好不好?”

 

“好!”这次答得更肯定。窝窝明白什么是好,爸爸对她好,对妈妈也好。

 

俏俏把女儿两个小辫子拨到肩膀上,说:“这么帅又这么好的爸爸,哪个小朋友不想要呀,假如你到处说了,有小朋友跟你抢怎么办?”

 

“窝窝不说!”有了危机感,所以答应得特别干脆。“不说!”

 

俏俏这下放心了。这又是女儿的一个优点,言出必行,而且从来不说谎——和她爸爸一样。

 

不过,在平安无事的过了两年后,窝窝升到大班,还是出了点状况。

 

这是刚换的新老师,电话直接打到俏俏那里,说窝窝在幼儿园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了。俏俏赶去的时候,小男孩坐在地上咧着嘴哭,小脸都憋红了,偏还不让人碰。妈妈想安抚,手还没伸到孩子眼前,就被男孩推开,然后哭得更厉害。

 

男孩的妈妈打扮精致。反观俏俏,披着医院发的棉衣就来了,护士服——没换,燕帽还带着。在儿子那里受了气,那家长把火全撒在俏俏身上。肖俏俏这些年模样没什么变化,还是显小,于是陌生人教训起她来更加没有顾忌。

 

“我说,你是怎么教孩子的啊,小女孩一点都没有小女孩的样。”不依不饶,“她一推摔着我儿子尾巴骨了,真出点问题怎么办?”

 

肖俏俏道了歉,可是心里知道,女儿绝不会无缘无故欺负别的小朋友。于是耐心地问,“窝窝怎么了?为什么要推人?”

 

老师也在一旁帮腔。

 

窝窝头埋地更低。她确实做错了。可是,这件事的起因,不全怪她。

 

沙瑞金来汉东已五年。这也是汉东经济腾飞的五年。他更忙了,接送窝窝,甚至节假日带女儿出去玩儿,都是俏俏还有外公外婆包办。久而久之,同班的小朋友都认识了窝窝的妈妈,并认为窝窝没有爸爸。

 

大家本来也是回家偷偷和父母说,偏偏今天被推倒的齐放,是当着窝窝的面大声说的,而且不止一遍。

 

哪怕是在小孩子的眼里,窝窝都是个极漂亮的娃娃。班上的男孩子想和窝窝玩儿,窝窝嫌他们只会哭,还不如自己安安静静的拼图。她把拼图倒在桌上,先观察,没去看盒子上的图案。在这种需要动脑的游戏里,窝窝也显出天赋,不一会儿就拼好了。

 

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女孩嘴里,都是“哇”“哇”的称赞。男孩子们呢,想模仿窝窝这一手却未果。

 

窝窝隐隐有些孩子王的风范。

 

齐放是他妈妈三十五岁才历经千辛万苦生下来的,娇纵着长成个小胖子。他也想和窝窝玩儿,追在她身后,一刻不停。窝窝不让他跟,齐放急了,两人吵起嘴来。最后,“你没有爸爸,只有妈妈”这一招也被使出。

 

“我有爸爸!”窝窝气红了脸。

 

“你没有!”齐放嗓门更大。

 

真把窝窝逼急了,那么一推……她比齐放高,又有劲儿,小胖子本就不灵便,噗通摔在地上。

 

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后,年轻的大班老师同双方家长讲道理,心中的天平向肖俏俏倾斜。——因为她也没见过窝窝的爸爸,先入为主的认为窝窝是单亲家庭的孩子。看完了孩子再看妈妈,这样年轻,抱着倔强的女儿讲道理:

 

“推人是不对的,知道了吗?”

 

“嗯。”孩子点头,抓着妈妈的手,着急道:“窝窝错了,妈妈别生气。”

 

“那你应该怎么做呢?”

 

窝窝走了几步,在齐放面前站定:“对不起。”背挺的很直。

 

齐放眨巴着眼睛,不哭了。“那你以后和我一起玩儿。”

 

女孩没点头也没摇头,“你也应该跟我说对不起。”

 

“为什么呀?”

 

“因为我有爸爸!”窝窝始终坚持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沙瑞金送女儿上幼儿园。从车上下来,窝窝提前过儿童节一样开心,左手拉着爸爸,右手拉着妈妈,小小的她走在中间。

 

冬天天亮的晚,路灯还亮着,幼儿园门口只有零星几个家长。

 

“齐放!”窝窝忽然叫道,扬起脸朝着沙瑞金,超有底气而又骄傲地说:“你看我爸爸!”

 

昨天的老师也在,连同齐放的妈妈一起。

 

惊呆了!


意不意外惊不惊喜!今天忽然来灵感了,激动死🤣

窝窝wō wō是小名啦 大名没想好

扔笔也超好看啊😭
因为这一幕买了同款中华铅笔,而且一定要削两头( ´▽`)

歌词选的场景太好了啊啊,眼神特别的凛然正气!!!(≖‿≖)✧